四月天

 作者:汝粘燹     |      日期:2019-03-05 01:09:11
繁�w中文 一年一复,年来年往, 蜘蛛花淡淡地无声地绽放着它的�[香 亭亭玉立的郁金香是夜散发唯见入骨的妖娆, 燕子叼着泥回来了,只有那么一点点, 轻�t的风吹绿了长亭外摇曳的那片残柳 一年一复,年来年往, 风铃花的娇艳还在讲述着昨日的沁人; 夜雨滴搭着消抹着那浑厚的脚步, 街巷下悠晃的灯光下还有昨天的故事, 一声声过鸟的啼呜还如那天划过刺破 一年一复,年来年往, 马蹄莲飘香的路上还残留着咋日的印迹 温煦柔软的春风吹过了那件沾满浅草的白汗衬, 吹皱过一池�[水和岸边俊逸的你 微笑留下,背影远去宛如消失的一串串童铃声 一年一复,年来年往, 蜘蛛花淡淡地无声地绽放着它的�[香 亭亭玉立的郁金香是夜散发唯见入骨的妖娆, 燕子叼着泥回来了,只有那么一点点, 轻�t的风吹绿了长亭外摇曳的那片残柳 一年一复,年来年往, 风铃花的娇艳还在讲述着昨日的沁人; 夜雨滴搭着消抹着那浑厚的脚步, 街巷下悠晃的灯光下还有昨天的故事, 一声声过鸟的啼呜还如那天划过刺破 一年一复,年来年往, 马蹄莲飘香的路上还残留着咋日的印迹 温煦柔软的春风吹过了那件沾满浅草的白汗衬, 吹皱过一池�[水和岸边俊逸的你 微笑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