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王汉密尔顿喷中国女性香槟遭批背后的性别问题

 作者:庆讳     |      日期:2019-03-05 01:11:07
繁�w中文 赛车运动出现了不必要的把妇女描绘成性别化的,并且可能使得女性更加难以站出来捍卫自己 我们希望业内人士尊重女性 4月12日,英国车手刘易斯•;汉密尔顿第四次夺得F1中国站冠军,但他在领奖台上肆意用香槟酒喷洒赛车宝贝的举动却招致舆论的炮轰其中,反性别歧视机构更狂批汉密尔顿,认为他必须向那位礼仪小姐道歉 这个事件一发生汉密尔顿所在英国的《每日邮报》网络版便发表了题为“好一个失败者:下流的F1王牌刘易斯-汉密尔顿因在赢得中国站胜利后用香槟喷一位无助的礼仪小姐的脸而受到炮轰”的文章 以下为英国《每日邮报》网络版新闻报道部分译文: “这种情形对于一位女性礼仪小姐来说显然是非常困难的,她本应该有一些选择余地,但她却只能站在那里接受那样 那是后话,而他(汉密尔顿)应该清楚,他似乎已经滥用了对方的立场” 罗兹-哈迪补充说,这一事件凸显出关于女性的一个更普遍的问题――在赛车运动中被视为性别 她说:“赛车运动出现了不必要的把妇女描绘成性别化的,并且可能使得女性更加难以站出来捍卫自己 我们希望业内人士尊重女性” 还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汉密尔顿是"英国的耻辱",也有人认为他的行为表明他是一个"傲慢的小丑 " 为什么要喷香槟庆祝胜利呢因为香槟(champagne), 它的英语发音和冠军(champion)相近,所以西方人经常借以庆祝胜利 在F1的颁奖活动中,喷香槟是一道非常重要的程序,也是这么多年来车手必备的庆祝项目但客观的说,这个项目却给不少人带来了烦恼,比如很多西装革履的高管或者衣冠整齐的礼仪人员,其实并不喜欢被香槟喷的满身湿 如果说喷香槟只是在庆祝胜利了话,我们用性别的意识去解读汉密尔顿的行为是不是有些解读过度了呢 并不是,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汉密尔顿将香槟喷向礼仪小姐了,去年他赢得西班牙大奖赛之后曾经以类似的方式庆祝去年的奥地利站汉密尔顿获得分站亚军,他却在喷香槟的时候甚至疑似让瓶口的软木塞击到了赛车宝贝 此外,我们来关注下礼仪小姐的表情,我们可以看出她是非常不情愿被喷的,但是在当时的情境下,她是陪衬的礼仪小姐,汉密尔顿是全场瞩目的冠军,所以她很难做出一些反抗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汉密尔顿高兴的表情,他似乎很享受将香槟喷向性别地位较低的女性,将她主观物化为被喷射的客体 物化女性,就是把女性当作客体,而非主体;物化男性也是一样主体是体验者,客体是被体验者在赛车比赛这样的情境下,汉密尔顿用性别和权力的强去喷一个性别和权力弱的女性礼仪小姐,看着她那种无助或尴尬的表情但又无力反抗的处境来和自己当下胜利的性情产生强烈的反差来增强胜利的快感,这种做法是带有很强烈的性别歧视的色彩的 请不要物化女性来点缀男人的胜利,这句话是说给爱这么做的男性听的,也是说给认同这种做法的女性听的,有这种女性么当然有,还不少,比如图片的右下角就有一位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赛车运动出现了不必要的把妇女描绘成性别化的,并且可能使得女性更加难以站出来捍卫自己 我们希望业内人士尊重女性 4月12日,英国车手刘易斯•;汉密尔顿第四次夺得F1中国站冠军,但他在领奖台上肆意用香槟酒喷洒赛车宝贝的举动却招致舆论的炮轰其中,反性别歧视机构更狂批汉密尔顿,认为他必须向那位礼仪小姐道歉 这个事件一发生汉密尔顿所在英国的《每日邮报》网络版便发表了题为“好一个失败者:下流的F1王牌刘易斯-汉密尔顿因在赢得中国站胜利后用香槟喷一位无助的礼仪小姐的脸而受到炮轰”的文章 以下为英国《每日邮报》网络版新闻报道部分译文: “这种情形对于一位女性礼仪小姐来说显然是非常困难的,她本应该有一些选择余地,但她却只能站在那里接受那样 那是后话,而他(汉密尔顿)应该清楚,他似乎已经滥用了对方的立场” 罗兹-哈迪补充说,这一事件凸显出关于女性的一个更普遍的问题――在赛车运动中被视为性别 她说:“赛车运动出现了不必要的把妇女描绘成性别化的,并且可能使得女性更加难以站出来捍卫自己 我们希望业内人士尊重女性” 还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汉密尔顿是"英国的耻辱",也有人认为他的行为表明他是一个"傲慢的小丑 " 为什么要喷香槟庆祝胜利呢因为香槟(champagne), 它的英语发音和冠军(champion)相近,所以西方人经常借以庆祝胜利 在F1的颁奖活动中,喷香槟是一道非常重要的程序,也是这么多年来车手必备的庆祝项目但客观的说,这个项目却给不少人带来了烦恼,比如很多西装革履的高管或者衣冠整齐的礼仪人员,其实并不喜欢被香槟喷的满身湿 如果说喷香槟只是在庆祝胜利了话,我们用性别的意识去解读汉密尔顿的行为是不是有些解读过度了呢 并不是,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汉密尔顿将香槟喷向礼仪小姐了,去年他赢得西班牙大奖赛之后曾经以类似的方式庆祝去年的奥地利站汉密尔顿获得分站亚军,他却在喷香槟的时候甚至疑似让瓶口的软木塞击到了赛车宝贝 此外,我们来关注下礼仪小姐的表情,我们可以看出她是非常不情愿被喷的,但是在当时的情境下,她是陪衬的礼仪小姐,汉密尔顿是全场瞩目的冠军,所以她很难做出一些反抗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汉密尔顿高兴的表情,他似乎很享受将香槟喷向性别地位较低的女性,将她主观物化为被喷射的客体 物化女性,就是把女性当作客体,而非主体;物化男性也是一样主体是体验者,客体是被体验者在赛车比赛这样的情境下,汉密尔顿用性别和权力的强去喷一个性别和权力弱的女性礼仪小姐,看着她那种无助或尴尬的表情但又无力反抗的处境来和自己当下胜利的性情产生强烈的反差来增强胜利的快感,这种做法是带有很强烈的性别歧视的色彩的 请不要物化女性来点缀男人的胜利,这句话是说给爱这么做的男性听的,也是说给认同这种做法的女性听的,有这种女性么当然有,还不少,比如图片的右下角就有一位 本文来源: